先进典型榜  
先进典型榜
 
一位受人尊敬的普通车桥工人
 

——记沈阳车桥公司总装车间主减速器装配调试工、共产党员周大辉

  他是位普通工人,脸上、手上、工作服上沾满汗水、铁锈和油污,总是从早到晚忙碌在车间里,并且一干就是22年;可他又总是那么受人尊敬,年年厂里评劳模、评先进他总是名列榜端,并且一连就是18年;访遍全厂,人前背后,无论干部职工,没有一个不对他交口称赞,没有一个不打心眼儿里佩服他的。他,名叫周大辉,是沈阳车桥公司总装车间主减速器装配班调试工,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
  
  周大辉生于1962年,1996年入党,今年48岁。他不仅属虎,也生得虎虎威风,身材敦厚,臂力过人。与他那双宽厚的大手相握,瞬间便会让你尝到劳动者的力量。
  
  1982年他从技校毕业,1988年调入车桥公司至今,始终在同一个被常人看作是苦脏累的岗位——主减速器调试岗位上工作。
  
  普通、受人尊敬、苦脏累岗位、22年矢志不虞,这些关键词背后,隐藏着许多平凡而又感人的故事。
  
  车桥厂干部职工如是说:“要说创先争优,周大辉师傅首屈一指。这个党员素质高,主要是政治觉悟高,生产技术好,实绩突出。具体表现在:他的岗位劳动强度大,主减速器个头大、份量重,由主、被动齿轮、差速器壳等组成,每件重达几十公斤。定额是每人每天干15个,他一天至少干20多个。他干的活儿技术含量高,全在他的手法上。由于件的精度不高,全靠工人凭经验调好。一般职工每件要调三、四次,他调一次就通过。主要标准,一是齿轮咬合印记要好,二是噪音要低。车桥属于四大总成之一,有好车桥,车的寿命就高,而好车桥的关键是主减速器。大辉他们干的就是这一行。”
  
  调完的齿轮要经检验员用仪器进行抽样检验,新职工的活儿往往有20%通不过,需要拆开重调,老职工一般也能检测出3%左右的返工活儿。而大辉的返工率为零。经多年考验,经班组推荐和车间审核、全厂考核,大辉的产品合格率总能达到100%。因此厂里授予周大辉“质量信得过免检个人”称号。从得到这个称号那天起,他始终用100%合格的精神投入工作,始终用行动保持着产品100%的合格率。
  
  20多年来,周大辉的技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。他似乎与他的机器和工具融为一体,对他而言,主减速器工作台、百分表、扭力搬手、弹簧称等工具,就如同是他亲密而通灵的伙伴,操作起来得心应手,如庖丁解牛,那股麻利劲儿真叫一个绝。看他干活儿,就像是看魔术表演,眨眼功夫就调试完一个,你还在眼花缭乱,他又拿起下一个。
  
  能做到这么好,主要是大辉肯学习、好钻研。他每天都早来晚走,凭着对岗位的热爱和刻苦自学,在长期实践中养成了一套他自己独有的技术。当别人问他有什么技术窍门儿时,他憨笑的总结道:“其实也没啥,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齿轮的位置、印纪调到最好、达到标准”。
  
  他说得轻松,可大家知道他为练就这手高超的技术付出了多少心血。多年的刻苦钻研,使他看上一眼,就能知道齿轮的缝隙有多大,该加入或者减少几个垫片;用手一摸,就能对齿轮印纪应调整多大估摸个八九不离十。俗话说三百六十行各有各的道儿,周大辉早已找到了调差速器的道儿:一是看齿轮,即看是哪个厂家的产品,不同厂家的齿轮有不同的“脾气”;二是看“咬三点”,正反、360度、180度的位置和印纪;三是要细细地摸准头几个活儿,总结出要领,后边的活儿就容易搞定了。俗话还说,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,周大辉就是这样成了全厂调主减速器赫赫有名的状元。
  
  这些年他都是这么干的,始终没变过,决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。他的技术没的比,产量没的比,人品也是好样的。由于这个岗位太累,这些年从这个岗位上调动出去的人约有三、四十位,可周大辉从没动摇过,曾经有一个较大的民营企业想用重金把大辉挖走,大辉根本不动心,依然踏踏实实地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干活儿。
  
  随着技术的发展,调差速车间分成两个班组,一个是大辉他们这个用手工调试的班组,另一个是用机器调试的班组。然而,本应水平更高的机调班组经常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差错,齿轮检验通不过,这时机调班组职工就会经常来请手工班组的周大辉帮助诊断。大辉师傅明知帮助别的班组会耽误本班组的进度,说不好还会得罪人,可他从不从私利出发,而是本着对产品负责的态度,一丝不苟地帮助找出问题的所在,指出造成问题的原因是件的质量问题或是操作问题等,直到彻底解决问题达到满意为止。他对工友们说:“对技术问题咱工人就得实话实说,它跟咱直来直去,你不解决问题它就不让你过关,咱,也就得跟它也直来直去。”因此,为人正直是大家对周大辉的普遍评价。
  
  2005年,周大辉所在的岗位被车桥公司党委命名为“共产党员先锋岗”。周大辉非常珍惜这一荣誉,他始终把“共产党员先锋岗”这块牌子挂在车间最显眼的地方,让大家一进车间就能看得到。这样做不是为了炫耀,而是为了让大家监督自己,看看自己的行动是不是与这块牌子赋予的荣誉相符,也时时给自己提个醒:别辜负党组织的鼓励和期望。
  
  对企业忠诚感强,对工作责任感强,这也是大家对他的褒奖。厂里经常需要加班,有些人有意见,惟独大辉从无怨言。有最困难的活儿时,他总是说:“我干!”晚上加班时,他总是说:“我盯着!”他的加班数不清。
  
  大辉还经常替别人顶班,就是别人有事不能来上班时帮助别人干活。这个班流水线有十几个岗位,每个岗位大辉都顶过班,因此这十几个岗位的活儿大辉个个都能干,而且个个都干得特别漂亮,他是班里的“全能冠军”。
  
  厂里实行记件工资制,上新产品时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摸索,不挣钱。这种活儿大辉总是争着干,而且总是仔细地摸索出新产品的特点,总结出需要注意的事项,找出合理的操作步骤和参数,向车间提出工艺标准建议。虽然耗时多、不挣钱,可他总是乐此不疲。
  
  在收徒弟问题上同样如此:耗时间、不挣钱。可大辉总是热情地接收徒弟。车间里新来的小年轻张海元,分配给大辉当徒弟,他们师徒俩的关系可不一般。在技术上,大辉天天手把手地教海元,毫无保留,有问必答;海元也非常尊重师父,虚心学习,勤学苦练。师徒俩工作上取得了成绩、获得了奖金,海元总觉得师傅干了绝大多数应当拿大头,而大辉总是与海元平分,绝不多拿一分钱。海元家是外地的,吃不好、住不好,大辉就经常下班后请海元到自己家来,炒上两个好菜给海元吃,还送衣服给海元穿。在师傅帮助下,海元认真学习,专心工作,技术进步很快,在班里成了数一数二的技术能手。
  
  大辉还有个徒弟叫周宇,在学校时是学电工的,入厂后跟大辉改学调主减速器。大辉经常找他谈心、拉家长,谈怎么把活儿干得更好,谈怎么学习、怎么做人。日子长了,周宇思想和技术都进步了,大辉就鼓励他写入党申请书,又经过一年多的培养,周宇终于加入了党组织,成为车间的一名骨干。
  
  周大辉不仅为人正直,而且待人厚道。下班后经常有工友请他吃饭,可每次的饭钱全是由大辉慷慨解囊,别人谁也拧不过他。工友们形成了习惯,经常拎上一棵白菜、两块豆腐到大辉家做客,而大辉总是拿出家里的好酒好菜热情款待大家。
  
  他与同事相处,非常包容,有什么矛盾、误会,他总是一笑了事,如春风化雨。他把与同事间的情谊看得特别重,认为同事间互相帮助、互相关心是人之常情,也是建设和谐企业的基础。职工们谁家要是有什么事,他总是跑前跑后地帮助办理。有人结婚,他必是热情赶去表示祝贺;有人家里办丧事,他也必是前往安慰工友、劝慰节哀自便。他与每位工友的关系都是那么和谐、融洽,所有徒弟、工友、领导、同事都是他最好的朋友。
  
  在这个苦脏累的岗位上,周大辉不仅干得十分出色,而且干得十分愉快。这缘于他对企业的深厚感情,缘于他对岗位的无比的热爱。
  
  徒弟周宇讲了这么几个故事:车间里挂着一支大表,那是十几年前师傅自己花钱买的,每当表里的电池没电了,他总是自己花钱去买。时间长了,表也坏了,他又去买了支新表挂在那里,仍然是按时更换电池。就这样,那支大表伴随大家走过了十多年,大家也看着大辉师傅十多年来一次次地给那支大表换电池、换电池。2004年周大辉母亲去世,他第二天上午办理完丧事,下午就赶来厂里上班。他现在有血压高,经常头痛,可他从不休息。有时候件来得晚些,他加班干到深夜一点半,可早上一上班他又按时来了。大辉师傅非常乐于助人,只要你有需要,他总会无条件帮助你,为此他会自愿付出许多。他曾经献过四次血,第五次他又去献血,因被查出血压高才被医生谢绝。有一天,徒弟张海元情绪不高,大辉发现了就与海元聊天,得知海元家里买房交首付钱不够后,第二天大辉就给海元带来5000元。海元知道师傅的工资也不高,深为师傅的义举所感动。
  
  1995年,周大辉凭着自己的能力当上了班长。可今年初厂里实行大班制改革,将大辉所在的轻卡差速班和80系列差速器班整合为一个新的大班,身为优秀班长的周大辉完全有能力担当新班的班长。而80系列差速器班长刘金志也很优秀,只是比大辉年轻,还是大辉的徒弟。当车间主任找大辉谈话,有意让年轻的刘金志当新班长时,大辉二话没说,明确表示坚持让贤、全力支持刘班长的工作。要知道,新班长一职不仅拿较高的平均工资,而且脱岗专门从事管理工作。周大辉对此毫无怨言,他主动要求仍然回到工人岗位上劳动。在工作中,他处处支持刘金志工作,每天开早会时,原来班里有的同志还放不下架子,可身为师傅的周大辉,却总是虚心倾听刘金志的讲话,听得那样仔细、那样认真,给原来班里的同事做出了好样子。
  
  当有人问周大辉,你为什么能22年如一日地这么干,他朴实地回答说:“关键是耐力,得耐得住苦脏累,耐得住枯燥的重复劳动,这其中的关键是要有事业心和上进心。技术关好过,做人关不好过,只有长期坚持才能悟出真谛。”
  
  其实,周大辉不仅有一颗事业心、上进心,还有一颗平常心。无论是对苦、累,还是组织上给予他荣誉,他都能做到荣辱不惊,坦然以对。他心里想的是,既然组织上授予我“共产党员先锋岗”这块牌子,我就要守住这块阵地,没有这块牌子我照样干好,有了这块牌子我就得干得更好,大家都在看我这个党员是怎么干的,我必须干好!别人认为我的岗位苦脏累,可我却觉得自己的岗位很光荣,并且我觉得自己活得很有尊严、很受别人尊敬。
  
  别误以为周大辉只是个实干家,其实他的内心世界无比丰富。他对全公司的大事、乃至集团公司的大事件件都门儿清,对车桥公司近几年巨大的发展变化更是如数家珍,这不仅由于他是车桥公司从几千支车桥发展到几万、十万、十六万支车桥变革历程的见证者,更是因为这些车桥每一支都凝聚着他和他的工友们的汗水和心血。他常用车桥厂喜迁新址后的美好前景鼓励大家,启发大家多关心企业,多关心政治,多学习科学发展观和企业知识,启发年轻人将来要干大事、创大业、挑大梁。
  
  周师傅特别爱看书、看报,最关心国际形势和军事问题,经常给工友们讲咱中国又生产出哪些先进武器,性能如何如何等,滔滔不决。
  
  周师傅的羽毛球打得特好,打排球也是一把好手,扣球贼狠。厂里举行拔河比赛,大辉回回都是一号选手,他参加哪边队的拔河比赛,哪边队准能取胜。
  
  他妻子王秀云是个女强人,做外贸生易,经常出差、出国在外,从孩子四岁起就难以在家照顾了。周大辉从那时起,除了干好厂里的工作,还要支持妻子工作,回到家里还要照顾孩子,洗衣服、做饭,早晨送孩子上学,晚上督促孩子写作业,又当爹又当妈。他妻子的事业蒸蒸日上,而他儿子也很争气、勤勉,小学、中学都上的是沈阳重点学校,不仅长成了1.96米的大个子,而且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,今年7月已经在辽宁师范大学学士毕业,目前正在报考研究生……
  
  车桥公司党委书记王英常说:“别看大辉是个普通工人,可全厂干部职工人人都对他相当尊敬。每年选劳模、评先进,让他当那是必须地。”“想来吧,大辉事迹说明一个理儿,一个人也好,一个厂也罢,不怕你位置低,也不怕你是草根儿,就怕你没骨气、没尊严。如果全公司的每个党员、每个职工都能像大辉这样,在自己的岗位上干到最优秀、最出色,那咱的每个党员、每个职工就都会活得有尊严、都会受人尊敬。这种平凡中的伟大、普通中的崇高,正是推动我们企业在市场竞争中不断前进的不竭的动力和源泉!”

 
COPYRIGHT © 2005-2010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京ICP05029527
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和中国日报联合设计制作
技术维护:中国化工数据中心 Email:59781555@itsc.chemchina.com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19/07/16 11:32: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