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星夏令营·夏令营我们说
夏天的果实

吴笑尘 19岁 现为山东大学口腔医学院二年级学生。任学院文艺部部长,中共党员。曾经参加过三届蓝星夏令营,并于2003年参加了蓝星第一届国际夏令营,前往朝鲜参加纪念抗美援朝胜利50周年活动。

夏天的果实

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,茂密的枝叶,是一棵树用身躯提供的庇护;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一树的绚烂,怒放的花朵,是倾其所有迸发出的美丽;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,绚烂褪去,满树的果实,是一棵树奉献出的最无私的甜。 ——题记

现在,坐在电脑前面写这篇关于夏天的文字,突然想到有两个夏天,都曾经趴在日式的榻榻米上,在印着“中国蓝星”的稿纸上写写划划。

夏令营走过了二十年,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与她同龄,虽然我们的交集只有三个夏天。

那一年,小学毕业,十二岁。羞涩地、忐忑着轻轻叩开夏令营的大门,惊讶于眼前全新的世界。穿上白色T恤蓝色短裤的营服,第一次远离了爸妈。

再一次,轻快地,整理行装,已经是轻车熟路,当得起一句“老营员”名号。

而最后一次的交集,可以算作是华丽的了,邂逅一生都难以再有的际遇,载歌载笑,踏上鸭绿江彼岸,十天的时间,收获了不会忘却的回忆。

然后,我伴着年华前行,在身后,轻轻掩上夏令营的大门,不舍地,将三个夏天的时光存进记忆。偶尔回身,透过窗看到蓝裤白衫的孩子们,带着对夏令营的憧憬蹦跳着上车,又依依不舍地下车,晒黑的小脸上似乎写下了成长的印迹;偶尔回身,看到报纸上一块块的文字,或质朴或华丽地记载着他们的生活。于是,嘴角忍不住划出一个弧度,他们的生活似乎成了我们的,那些当年的点点滴滴,新鲜得仿佛还带着露珠,而他们的脸也好象我们当年的面孔,挂着想家时偷偷溢出的泪水,挂着“我长大了”的坚毅表情。

那记忆中的三个夏天,也时常地被唤起。那记忆中的夏天,是我,是我们成长的日记。

曾经站在全体营员面前,攥着有些潮湿的双手,报出自己的姓名,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音——当我站在许多人面前,带着笑容和自信的神情介绍自己的时候,这一页常常被不经意翻到。

曾经红着脸面对几位老师,记不得是为了什么而面试,只记得大脑有些空白,忘记了想好的句子——当我参加各种面试和竞选,自如地应对提出 “刁钻”问题的评委和考官的时候,当我捧起辩论赛“最佳辩手”奖状的时候,这样的画面时常闪现。

曾经因为离开爸妈的照顾而有些惶恐,曾经把没洗干净的衣服晒在外面——当我开始住校的日子,将自己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时候,我骄傲地说,我在夏令营里学会了这些。

曾经在教官的严格要求下,学习站军姿,学习行进步伐,在北京夏天的湿热中,这些事情变得格外艰苦——当我在学校的军训中,看到教官赞许的眼神时,似乎也回味出了苦里面的甜。

曾经在闭营的时候,和朋友们依依不舍地哭湿了一大包纸巾,收获了至今还相互惦念的友情;曾经在拓展训练中迈出颤抖的腿,从此“战胜自我”四个字变得鲜活……

说不完的曾经,是那三个夏天里结出的果实,饱满而鲜艳,承载着许多个“第一次”的种子,种子落下来,种在心里,生根发芽,蔚然成荫,于是心中有了茂密的森林,而我们,就这样长大了。

窗外,草木发芽了,各色的花开了,阳光穿透春寒,灿烂起来了。当知了开始歌唱的时候,当树叶茂密到只能透下零星阳光的时候,营歌又将奏响,而那一群欢快的蓝衫白裤的孩子们,又将去收获夏天的果实了吧!北京分营营员 吴笑尘

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法律声明 | 纪检监察 | 友情链接 | RSS订阅 | 常见问题
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京ICP13046076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65
中恒电国际信息技术与中国日报社联合设计制作
技术维护:中国化工数据中心 Email:56622999@cncic.chemchina.com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19/11/20 09:58:51